最近更新九芝新闻营销快讯健康顾问生产一线
学习鉴别药材操守比技艺更重要

【全文转载自5月5日潇湘晨报】

   学习鉴别药材 操守比技艺更重要

在“中药鉴别师”易振球的心里,从来都是“只认药材不认人”

九芝堂老师傅易振球耐心幽默地教导爱徒舒畅,以身作则,潜移默化地影响了徒弟的言行,他们建立了亲密的师徒关系。

    中药材鉴别泰斗易振球收舒畅为徒,是一次偶然。
    2005年,为了梳理中药材鉴别规范,提升中药产品质量,九芝堂股份有限公司(简称“九芝堂”)返聘已退休的易振球当质量中心顾问,想请他带一个徒弟。
    没有拜师仪式,没有师徒合同,公司也没有给他多余的补贴,“其实当时我年纪都这么大了,还收什么徒弟哦,就当认个‘关门弟子’啰。”易振球说。
    没想到,这次收徒,却带来一段非常亲密的师徒关系。舒畅对师傅很尊敬。每年春节,她都会给易振球拜年,甚至连师傅所有出席活动的剪报,都一一收藏起来。
    这与舒畅和她徒弟之间的师徒关系,不可同日而语。“我带的徒弟两三个月就走了,关系也比较松散,就是个同事关系。”舒畅不无遗憾地说。

    2005年,为了梳理中药材鉴别规范,提升中药产品质量,九芝堂股份有限公司(简称“九芝堂”)返聘已退休的易振球当质量中心顾问,想请他带一个徒弟。  没有拜师仪式,没有师徒合同,公司也没有给他多余的补贴,“其实当时我年纪都这么大了,还收什么徒弟哦,就当认个‘关门弟子’啰。”易振球说。  没想到,这次收徒,却带来一段非常亲密的师徒关系。舒畅对师傅很尊敬。每年春节,她都会给易振球拜年,甚至连师傅所有出席活动的剪报,都一一收藏起来。  这与舒畅和她徒弟之间的师徒关系,不可同日而语。“我带的徒弟两三个月就走了,关系也比较松散,就是个同事关系。”舒畅不无遗憾地说。

    偷炒3锅阿胶珠,破了师傅的规矩

    偷偷干了一次师傅从不准碰的活,却改变了易振球的命运。
    1957年,易振球中学毕业,16岁的他进入著名的老药号西协盛当学徒,药号开在长沙最繁华的商业老街—坡子街。
    “那时也没有什么正式的拜师仪式,就是分配到加工部(即制作中药的部门),跟着当时的负责人余叔萱。”
    干了一个月,易振球拿到18元工钱,交了9元钱伙食费,7元钱交给母亲,最后花了5毛钱在火宫殿点了猪血、荷兰粉等小吃,美美地吃了一顿,这顿“大餐”,易振球至今还记得很清楚。
    1966年,易振球来到长沙市中药饮片厂干燥炒药部,给当时的负责人陈寿南打下手。阿胶是当时常用的中成药成分之一,不过,在最核心的炒阿胶珠部分,陈寿南从来不让易振球去碰。易振球只能干一些需要卖力气的杂活,例如在阿胶成型前的筛灰、舀膏等。
    “我师傅他怕砸了招牌,就是不撒手。”非常想试一把的易振球并未表现出来,而是凭借勤快、上进、多问,获得了越来越多的工作机会。
    有一次,趁着师傅上洗手间的机会,易振球悄悄操起了炒阿胶珠的三根筷子,按照平时师傅的操作流程,炒了三锅阿胶珠。
    陈寿南回来后,大吃一惊,担心被骂的易振球只好赶紧坦白说是自己弄的。
  陈师傅盯着这三锅表面光滑、没有任何斑点和毛屑的阿胶珠,愣了半天没做声,回过神来后,他只说了一句话,“没问题啊,你继续炒。”从那以后,炒阿胶珠便全成了易振球的活儿。
    凭着细心的观察,易振球还学会了搓药丸子等多种专业的中药制作技术。之后,他还曾走南闯北为九芝堂采购中药。那个时候路途遥远,没有直达的火车,就水路转陆路,到了偏僻的地方就徒步行走,有时甚至一年都没在家呆过一天。
    正是那时的“行万里路”,成就了易振球湖南中药材辨别的泰斗地位,如在众多的柴胡种类中,他能准确鉴别其中18种以上。
    “见多了、看多了就知道了,跟小孩认字一样,写了两三遍就记住了,没什么大不了。”易振球谦虚地说。

    教徒弟搞辨别,“歪屁股的就是桃仁”

    能成为大师易振球的关门弟子,舒畅感觉有点不一般。
    不过,这种良好的感觉没有持续很长。2005年元月才拜入易振球门下,2006年还没过完,九芝堂的采购部急需一个“领头羊”鉴别药材,易振球不得不从质量中心调到采购部当顾问。舒畅也只好离开师傅。
    “当我跟舒畅说‘我不带她了’的时候,她的眼泪水哗哗地往下掉呢。”易振球回忆起离别那天的情形,笑呵呵地说。
    “不对嘞,明明是我们两个都哭了,”舒畅立刻高声纠正道,“还哭了一早上。”
    “我告诉她‘我要走了,你自己好好把握,我不走你出不来’。这个机会正好让她担当这个大任。”易振球似乎想借着调任的机会,让舒畅“出师”。
    “如果我在,她就会对我有依赖感,什么药都要我最后下结论。实际上,她的悟性还可以,但还是缺点担当,我走了的话,她可以做得更好。”对于这个爱徒,易振球说,他从来都狠不下心批评,“顶多只是善意地提醒一句‘搞了这么多次还没搞好’啊,没搞清楚可以看看书、看看资料,多问问我。”
    说起师徒感情,易振球的记忆力似乎变得特别好。“她把我出席活动刊登在《九芝堂》报上的照片,都悄悄剪下来,放在笔记本里藏着,还被我发现了。”
    记者在舒畅的办公室里看到,一本厚厚的、已经泛黄并带着霉斑点的《中药大辞典》里,珍藏着易振球出现在《九芝堂》报上的所有剪报,老照片里,易振球当年的风采浮现,“这本上世纪80年代出版的《中药大辞典》已经绝版了,是师傅送我的礼物之一。”
    除了图书,易振球还把使用多年的一把不锈钢剪刀送给了舒畅,刀柄已经泛黄,刀刃却闪闪发光,“在辨别中药材的过程中,我们时常需要剪开观察它的断面。这把不锈钢剪刀和师傅相像,有点宝刀不老的感觉。”舒畅说。
    与易振球16岁就当学徒不同,中医中药专业毕业的舒畅,本来就在学校里打下了专业的知识底子。易振球对她更多的是实践操作上的点拨。
    “辨别桃仁、杏仁的时候,歪屁股的就是桃仁;而防己这味药,长得就像猪大肠一样。”舒畅回忆说,每次讲授中药材的特色,师傅总是用这么幽默的语言,而不是要徒弟们死记硬背。

    比技艺更重要的,是职业操守

    在长沙市高新区九芝堂现代中药科技产业园,中药浓缩丸自动化生产线早已代替了过去烤药、手碾、脚碾、熬制膏药、手搓丸子等传统的中药制作方式。
    与古老的技艺一同消逝的,还有传统师徒的“传帮带”关系。
    “我只学到了师傅的皮毛,而我带的徒弟也没有一个长久的。”舒畅说。
    “出师”后的舒畅,这几年来似乎从未收到一个令她满意的徒弟,师徒关系变得越来越松散,也失去了原本的意义。“我带的徒弟两三个月就走了,也称不上什么师傅和徒弟了,就是部门同事关系。”
    “现在的员工或多或少都有中药材的基础,不像过去一张白纸一样地来当学徒工,”易振球说,“加上现在都是机械化、自动化的操作了,科技水平发展快,人的流动性又大,师徒的事情可能连人力资源部都不会考虑了。”
    “现在是讲究效益的社会,像以前那样师傅带徒弟,也是不行的,”易振球分析说,“师傅需要带两三年,徒弟才能出师,划不来嘛。过去人和社会产生的效益太低了,和现在社会太不协调,除非是特殊的、只产生文化效益的行业,才可以这么搞。”
    尽管如此,舒畅从易振球这里除了学到鉴别中药材的技艺外,还学到了或许比技艺更重要的东西。
    在对待工作时,易振球标准很高,要求很严格,“不符合品质及格线的药材,坚决退货,不论是谁介绍的朋友都不行。”在易振球的心里,他从来都是“只认药材,不认人”。
    4月23日,在一场100多份中药材的采购评标会上,舒畅介绍了一种由易振球发明的“双盲法”招标会。
    “所有供应商拿过来的中药材样品,只标记号码,不写明公司,采购部和质量中心站在两侧,分别对价格和质量打分,只有超过60分及格线的中药材,才能进入下一轮的价格淘汰赛,选择两者最优相结合,再做定夺。”
    这种比技艺更重要的东西,就是高尚的职业操守。而这些,易振球并非反复强调,只是以身作则,潜移默化地影响了徒弟的言行。

 [记者当学徒]

4月29日,本报记者向舒畅学习如何鉴别菊花。  

    鉴别麦冬,除了用到剪刀,还要亲口尝
    “中药成百上千,就算辨别最基本的,也要专业训练个半年。”
    见记者很想体验一把如何鉴别中药,舒畅先泼了盆冷水。不过,她仍然坐下来,挑了一个最简单的菊花,耐心地教记者识别。
    现在市面上的菊花品种琳琅满目:白瓣黄心的、黄瓣黄心的、白瓣白心的都有。“它们都是菊花,按产地和加工方法不同,分为亳菊、滁菊、贡菊、杭菊4种。”
    那么,到底怎么辨别哪种菊花好呢?“第一步就是眼看,即观察中药的外观和形状,从它的色泽上进行初期辨别工作。”舒畅说。
    记者跟着舒畅拿起一朵贡菊,开始第一步观察,绿色花蒂托起这花头较小,密密的白颜色圆形花瓣,花心部分则有一点淡黄色,颜色都比较鲜艳。
    接着,舒畅教记者捧起一掬菊花,还没靠近鼻子,就有一大股芳香扑鼻而来。
    “这说明是新鲜的菊花,如果是陈旧的菊花,则看上去颜色暗淡。再从花瓣上分析,整个花朵开放得饱满,相对较舒展,尤以花瓣密、白色,花心小、淡黄色、均匀不散朵,体轻、质柔软,气芳香为佳。”舒畅解释道。

    记者看这个辨别没有用到剪刀,便对另外一袋中药—麦冬跃跃欲试。
    “麦冬长三十多毫米,呈纺锤形半透明体。表面黄白色,有细皱纹,质柔韧。”舒畅先解释。
    记者拿起易振球师傅送给舒畅的不锈钢剪刀,朝着麦冬剪下去,只感觉到稍有点软、有点黏,没有什么其他感觉。
    “用到剪刀主要是观察药材的断面情况。麦冬断面应是黄白色、半透明、中柱细小。”舒畅一边讲解,一边示意记者拿半截麦冬送入嘴里慢慢咀嚼。
    “感觉味道稍甜又略苦,还有点黏性。”记者回答道。

 

 
  加入收藏 | 返回首页 | English | Japanese
 
站内搜索
公司公告
九芝堂股份有限公司章程
九芝堂股份有限公司股东大..
12.4普法专栏
九芝堂股份有限公司章程
 
 
 
当前位置:首页 >> 资讯中心 >> 九芝新闻 >> 正文
 

学习鉴别药材操守比技艺更重要

九芝堂 潇湘晨报 2014-5-16 9:16:58
【全文转载自5月5日潇湘晨报】

   学习鉴别药材 操守比技艺更重要

在“中药鉴别师”易振球的心里,从来都是“只认药材不认人”

九芝堂老师傅易振球耐心幽默地教导爱徒舒畅,以身作则,潜移默化地影响了徒弟的言行,他们建立了亲密的师徒关系。

    中药材鉴别泰斗易振球收舒畅为徒,是一次偶然。
    2005年,为了梳理中药材鉴别规范,提升中药产品质量,九芝堂股份有限公司(简称“九芝堂”)返聘已退休的易振球当质量中心顾问,想请他带一个徒弟。
    没有拜师仪式,没有师徒合同,公司也没有给他多余的补贴,“其实当时我年纪都这么大了,还收什么徒弟哦,就当认个‘关门弟子’啰。”易振球说。
    没想到,这次收徒,却带来一段非常亲密的师徒关系。舒畅对师傅很尊敬。每年春节,她都会给易振球拜年,甚至连师傅所有出席活动的剪报,都一一收藏起来。
    这与舒畅和她徒弟之间的师徒关系,不可同日而语。“我带的徒弟两三个月就走了,关系也比较松散,就是个同事关系。”舒畅不无遗憾地说。

    2005年,为了梳理中药材鉴别规范,提升中药产品质量,九芝堂股份有限公司(简称“九芝堂”)返聘已退休的易振球当质量中心顾问,想请他带一个徒弟。  没有拜师仪式,没有师徒合同,公司也没有给他多余的补贴,“其实当时我年纪都这么大了,还收什么徒弟哦,就当认个‘关门弟子’啰。”易振球说。  没想到,这次收徒,却带来一段非常亲密的师徒关系。舒畅对师傅很尊敬。每年春节,她都会给易振球拜年,甚至连师傅所有出席活动的剪报,都一一收藏起来。  这与舒畅和她徒弟之间的师徒关系,不可同日而语。“我带的徒弟两三个月就走了,关系也比较松散,就是个同事关系。”舒畅不无遗憾地说。

    偷炒3锅阿胶珠,破了师傅的规矩

    偷偷干了一次师傅从不准碰的活,却改变了易振球的命运。
    1957年,易振球中学毕业,16岁的他进入著名的老药号西协盛当学徒,药号开在长沙最繁华的商业老街—坡子街。
    “那时也没有什么正式的拜师仪式,就是分配到加工部(即制作中药的部门),跟着当时的负责人余叔萱。”
    干了一个月,易振球拿到18元工钱,交了9元钱伙食费,7元钱交给母亲,最后花了5毛钱在火宫殿点了猪血、荷兰粉等小吃,美美地吃了一顿,这顿“大餐”,易振球至今还记得很清楚。
    1966年,易振球来到长沙市中药饮片厂干燥炒药部,给当时的负责人陈寿南打下手。阿胶是当时常用的中成药成分之一,不过,在最核心的炒阿胶珠部分,陈寿南从来不让易振球去碰。易振球只能干一些需要卖力气的杂活,例如在阿胶成型前的筛灰、舀膏等。
    “我师傅他怕砸了招牌,就是不撒手。”非常想试一把的易振球并未表现出来,而是凭借勤快、上进、多问,获得了越来越多的工作机会。
    有一次,趁着师傅上洗手间的机会,易振球悄悄操起了炒阿胶珠的三根筷子,按照平时师傅的操作流程,炒了三锅阿胶珠。
    陈寿南回来后,大吃一惊,担心被骂的易振球只好赶紧坦白说是自己弄的。
  陈师傅盯着这三锅表面光滑、没有任何斑点和毛屑的阿胶珠,愣了半天没做声,回过神来后,他只说了一句话,“没问题啊,你继续炒。”从那以后,炒阿胶珠便全成了易振球的活儿。
    凭着细心的观察,易振球还学会了搓药丸子等多种专业的中药制作技术。之后,他还曾走南闯北为九芝堂采购中药。那个时候路途遥远,没有直达的火车,就水路转陆路,到了偏僻的地方就徒步行走,有时甚至一年都没在家呆过一天。
    正是那时的“行万里路”,成就了易振球湖南中药材辨别的泰斗地位,如在众多的柴胡种类中,他能准确鉴别其中18种以上。
    “见多了、看多了就知道了,跟小孩认字一样,写了两三遍就记住了,没什么大不了。”易振球谦虚地说。

    教徒弟搞辨别,“歪屁股的就是桃仁”

    能成为大师易振球的关门弟子,舒畅感觉有点不一般。
    不过,这种良好的感觉没有持续很长。2005年元月才拜入易振球门下,2006年还没过完,九芝堂的采购部急需一个“领头羊”鉴别药材,易振球不得不从质量中心调到采购部当顾问。舒畅也只好离开师傅。
    “当我跟舒畅说‘我不带她了’的时候,她的眼泪水哗哗地往下掉呢。”易振球回忆起离别那天的情形,笑呵呵地说。
    “不对嘞,明明是我们两个都哭了,”舒畅立刻高声纠正道,“还哭了一早上。”
    “我告诉她‘我要走了,你自己好好把握,我不走你出不来’。这个机会正好让她担当这个大任。”易振球似乎想借着调任的机会,让舒畅“出师”。
    “如果我在,她就会对我有依赖感,什么药都要我最后下结论。实际上,她的悟性还可以,但还是缺点担当,我走了的话,她可以做得更好。”对于这个爱徒,易振球说,他从来都狠不下心批评,“顶多只是善意地提醒一句‘搞了这么多次还没搞好’啊,没搞清楚可以看看书、看看资料,多问问我。”
    说起师徒感情,易振球的记忆力似乎变得特别好。“她把我出席活动刊登在《九芝堂》报上的照片,都悄悄剪下来,放在笔记本里藏着,还被我发现了。”
    记者在舒畅的办公室里看到,一本厚厚的、已经泛黄并带着霉斑点的《中药大辞典》里,珍藏着易振球出现在《九芝堂》报上的所有剪报,老照片里,易振球当年的风采浮现,“这本上世纪80年代出版的《中药大辞典》已经绝版了,是师傅送我的礼物之一。”
    除了图书,易振球还把使用多年的一把不锈钢剪刀送给了舒畅,刀柄已经泛黄,刀刃却闪闪发光,“在辨别中药材的过程中,我们时常需要剪开观察它的断面。这把不锈钢剪刀和师傅相像,有点宝刀不老的感觉。”舒畅说。
    与易振球16岁就当学徒不同,中医中药专业毕业的舒畅,本来就在学校里打下了专业的知识底子。易振球对她更多的是实践操作上的点拨。
    “辨别桃仁、杏仁的时候,歪屁股的就是桃仁;而防己这味药,长得就像猪大肠一样。”舒畅回忆说,每次讲授中药材的特色,师傅总是用这么幽默的语言,而不是要徒弟们死记硬背。

    比技艺更重要的,是职业操守

    在长沙市高新区九芝堂现代中药科技产业园,中药浓缩丸自动化生产线早已代替了过去烤药、手碾、脚碾、熬制膏药、手搓丸子等传统的中药制作方式。
    与古老的技艺一同消逝的,还有传统师徒的“传帮带”关系。
    “我只学到了师傅的皮毛,而我带的徒弟也没有一个长久的。”舒畅说。
    “出师”后的舒畅,这几年来似乎从未收到一个令她满意的徒弟,师徒关系变得越来越松散,也失去了原本的意义。“我带的徒弟两三个月就走了,也称不上什么师傅和徒弟了,就是部门同事关系。”
    “现在的员工或多或少都有中药材的基础,不像过去一张白纸一样地来当学徒工,”易振球说,“加上现在都是机械化、自动化的操作了,科技水平发展快,人的流动性又大,师徒的事情可能连人力资源部都不会考虑了。”
    “现在是讲究效益的社会,像以前那样师傅带徒弟,也是不行的,”易振球分析说,“师傅需要带两三年,徒弟才能出师,划不来嘛。过去人和社会产生的效益太低了,和现在社会太不协调,除非是特殊的、只产生文化效益的行业,才可以这么搞。”
    尽管如此,舒畅从易振球这里除了学到鉴别中药材的技艺外,还学到了或许比技艺更重要的东西。
    在对待工作时,易振球标准很高,要求很严格,“不符合品质及格线的药材,坚决退货,不论是谁介绍的朋友都不行。”在易振球的心里,他从来都是“只认药材,不认人”。
    4月23日,在一场100多份中药材的采购评标会上,舒畅介绍了一种由易振球发明的“双盲法”招标会。
    “所有供应商拿过来的中药材样品,只标记号码,不写明公司,采购部和质量中心站在两侧,分别对价格和质量打分,只有超过60分及格线的中药材,才能进入下一轮的价格淘汰赛,选择两者最优相结合,再做定夺。”
    这种比技艺更重要的东西,就是高尚的职业操守。而这些,易振球并非反复强调,只是以身作则,潜移默化地影响了徒弟的言行。

 [记者当学徒]

4月29日,本报记者向舒畅学习如何鉴别菊花。  

    鉴别麦冬,除了用到剪刀,还要亲口尝
    “中药成百上千,就算辨别最基本的,也要专业训练个半年。”
    见记者很想体验一把如何鉴别中药,舒畅先泼了盆冷水。不过,她仍然坐下来,挑了一个最简单的菊花,耐心地教记者识别。
    现在市面上的菊花品种琳琅满目:白瓣黄心的、黄瓣黄心的、白瓣白心的都有。“它们都是菊花,按产地和加工方法不同,分为亳菊、滁菊、贡菊、杭菊4种。”
    那么,到底怎么辨别哪种菊花好呢?“第一步就是眼看,即观察中药的外观和形状,从它的色泽上进行初期辨别工作。”舒畅说。
    记者跟着舒畅拿起一朵贡菊,开始第一步观察,绿色花蒂托起这花头较小,密密的白颜色圆形花瓣,花心部分则有一点淡黄色,颜色都比较鲜艳。
    接着,舒畅教记者捧起一掬菊花,还没靠近鼻子,就有一大股芳香扑鼻而来。
    “这说明是新鲜的菊花,如果是陈旧的菊花,则看上去颜色暗淡。再从花瓣上分析,整个花朵开放得饱满,相对较舒展,尤以花瓣密、白色,花心小、淡黄色、均匀不散朵,体轻、质柔软,气芳香为佳。”舒畅解释道。

    记者看这个辨别没有用到剪刀,便对另外一袋中药—麦冬跃跃欲试。
    “麦冬长三十多毫米,呈纺锤形半透明体。表面黄白色,有细皱纹,质柔韧。”舒畅先解释。
    记者拿起易振球师傅送给舒畅的不锈钢剪刀,朝着麦冬剪下去,只感觉到稍有点软、有点黏,没有什么其他感觉。
    “用到剪刀主要是观察药材的断面情况。麦冬断面应是黄白色、半透明、中柱细小。”舒畅一边讲解,一边示意记者拿半截麦冬送入嘴里慢慢咀嚼。
    “感觉味道稍甜又略苦,还有点黏性。”记者回答道。

 

 
企业邮箱 用户名: 密码:   邮箱帮助 | 联系我们 | 友情链接
 
 
地址:中国湖南省长沙市桐梓坡西路339号     邮编:410205
办公室电话:0731-84499738    传真:0731-84499777    E-mail:hnjzt@hnjzt.com
投资者联系电话:0731-84499762    E-mail:dsh@hnjzt.com
国内贸易电话:0731-84478998 0731-84499752      国际贸易电话:0731-84499907     E-mail:dsh@hnjzt.com
湘ICP备05000058号